想不到月姐身世如此可怜从今以后

分享到:
 
    “你好久不来,都不知道呢……”云醉月掩嘴而笑:“今天,青云坊七个大厅,都已经满了。连中间的最大的厅,都有人在排队呢,月姐可是忙死了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哈哈哈一笑,道:“月姐的意思,是今天不能多陪我了……我就知道,月姐又要逃走了。”
 
    云醉云脸上有为难之色:“这个……主要是,别的客人会生气呀,我也怕给你们会招来麻烦。”
 
    云扬呵呵一笑,道:“月姐,我还未给你介绍。这位是冬公子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笑道:“我早就认识呀。”
 
    “那是你认识,不是我介绍。”云扬一指冬天冷道:“冬天冷公子,乃是我的至交好友,为人侠肝义胆,豪爽敞亮,乃是不可多得的好朋友。”
 
    冬天冷顿时感觉自己一张脸都发出了光,挺起胸膛,哈哈笑道:“是云大哥过誉了,过誉了啊。”
 
    云扬道:“而且我这兄弟,乃是江湖八大家族之一,冬家的嫡系后人;一身修为,出神入化,闯荡江湖,罕逢敌手!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快意恩仇,笑傲天下!乃是当世一位不可多得的磊落汉子,一代奇男子啊。”
 
    冬天冷刹那间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轻了一百六十斤,笑的两只眼睛都看不见了,嘴上却是矜持的道:“哪里哪里……过奖了过奖了……”
 
    心中却是在盼望:老大你多夸我几句,再夸我几句……我从出生到现在,还没人这么夸过我……
 
    所有见到我的人都是一指我的鼻子:你这贱人!
 
    这么夸我的……实在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啊……
 
    云扬果然不负所望,继续夸得天花乱坠:“月姐,冬兄在这天玄大陆,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情;有什么事情,我要是不在的话,就去找他!他要是不管……名声可就毁了。”
 
    冬天冷一拍胸脯,激昂慷慨的道:“不错,月姐,谁敢找你麻烦,尽管来找我冬天冷,我要是不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……我就,我就……我就不是人养的!”
 
    云醉月温柔地笑笑,道:“冬公子何必如此,再说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大事儿……冬公子能来消遣消遣,就已经非常好了……万万不要因为这里的俗事搅了雅兴。”
 
    冬天冷将胸脯拍的啪啪响:“月姐这是哪里话!月姐是我老大的月姐,那就是我的亲姐!谁敢找我亲姐麻烦,我要是还无动于衷,我冬天冷颜面何存?我冬家列祖列宗,也不会放过我啊!”
 
    云醉月娇笑一声,道:“难得冬公子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急忙往上贴:“月姐,叫我小冷就行,咱们姐弟谁跟谁,叫我小冷冷,这是我小名!”
 
    云醉月微笑:“可不敢!”
 
    “月姐这是看不起我!”冬天冷焦急起来。
 
    “实在是不敢啊。”云醉月摇头,为难的说道:“冬公子乃是贵客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急眼了,一跃而起,噗通一声跪了下来:“月姐若是看不起我,不叫我小冷,我就不起来了!”
 
    云醉月傻了眼。
 
    云扬这是怎么忽悠的这个奇葩?怎么……跪下了?
 
    求助的看向云扬。
 
    云扬咳嗽一声:“我说,小冷;你这样可不好,月姐乃是怕给你带来麻烦,你咋不知好歹呢?”
 
    冬天冷坚决的跪着:“我什么麻烦都不怕!月姐,你不叫我小冷,我就不起来!”
 
    云扬叹了口气,道:“月姐,小冷也不是外人……再说,外人也不知道,也损害不到小冷的名声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哪里有什么名声!”冬天冷焦急:“月姐啊啊啊……”
 
    “好吧,小冷。”云醉月一片无奈。
 
    “月姐以后有了麻烦事,要是不找我,我就不起来!”冬天冷居然得寸进尺了。
 
    云醉月叹口气,温柔道:“小冷,姐姐知道你的心意,你有这份心,姐姐就满足了,姐姐是个苦命人,再说,这种地方也不是你能常来的……你快起来,姐姐认了你这个兄弟就是。”
 
    “姐姐还是把我当外人!”冬天冷越发的热血沸腾,只感觉一股侠义之气从心底升起:“但我说到做到!姐姐不答应,我不起来!”
 
    “好吧好吧……”云醉月无奈道:“我答应就是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欢欢喜喜一跃而起:“太感谢月姐了!谢谢老大!”
 
    云醉月明眸瞟了云扬一眼,实在是不明白,这家伙怎么如此神通广大,将人家一个大世家的公子忽悠的被他买了还在兴高采烈的帮着数钱……
 
    “既然小冷是我弟弟了,那么,以后小冷只要来了,一切免单!”云醉月温柔道:“从今天开始,算是姐姐一点心意……嗯,给弟弟的见面礼。”
 
    冬天冷眼圈都红了:“那不行!弟弟有钱!不用免单,可以双倍收的,也可以十倍,真的,我有钱没处花啊……”
------------
 
第九十一章 一杯酒的大麻烦!
 
    一番推让之后,云醉月脸一板:“小冷,你要是不接受,那么,姐弟之说,再也休提!”
 
    冬天冷这才屈服。
 
    “来人,上酒菜,最好的。”云醉月吩咐下去:“今日,我与两个弟弟喝一杯。”
 
    一言出来,顿时,整个青云坊都震惊了。
 
    外面不少人眼珠子都几乎瞪了出来。
 
    云醉月啥时候喝过酒?
 
    而且是陪着客人喝酒?这……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。
 
    一阵窃窃私语传来。
 
    “我是喝醉了不成?怎么听说云醉月要陪人喝酒?是谁有这么大面子?”
 
    “就是就是……这面子可真是……我在青云坊花了几十万两银子了,云醉月连陪着坐坐都木有过……这里面这是谁啊?”
 
    “羡慕ing……”
 
    “哎,怪咱们地位不够啊……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这些窃窃私语的声音,传到里面冬天冷的耳朵里,顿时,冬天冷只感觉自己飘飘欲仙,腾云驾雾了!
 
    太有面子了!
 
    太给面子了!
 
    这待遇,真是……
 
    冬天冷蓦然的就升起来一股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感觉;一时间,感动的眼圈都红了。
 
    一时间,酒菜上来。
 
    云醉月笑容温柔,声音低柔,三人呈三角形坐着,云醉月赫然坐在主人的位置,招待两个弟弟。
 
    冬天冷自然而然就被云醉月安排在主宾的位置。
 
    “还要多谢云公子。”云醉月举起酒杯:“今日,让我多了一个弟弟……”她微笑着,眼圈有些红:“我云醉月自幼是一个孤儿,也没有兄弟姐妹,今日,突然多了一个弟弟,实在是……有些激动,我敬云公子一杯。”
 
    云扬哈哈一笑:“月姐这是哪里话来?我干了就是。”
 
    举杯一饮而尽。
 
    冬天冷只感觉心中一动,叹了口气,道:“想不到月姐身世如此可怜,从今以后,我就是你的亲弟弟!”
 
    “嗯,既然要做我弟弟,可要听话。”云醉月温柔道:“少喝酒,多保重;不要胡闹,别让月姐担心。”
 
    冬天冷连连点头:“月姐放心!我乖得很。”
 
    云扬一听这句话,又喝了一口酒。
 
    你乖得很……嗯,乖的很。我再喝一杯好了……
 
    三人越喝越是融洽。
 
    而且,冬天冷心中越加满足。看着云扬似乎一个劲儿在喝闷酒,更加心中快乐起来。
 
    老大将自己介绍给月姐,如今,月姐对自己的态度与对老大明显不同啊。
 
    叫自己的时候,乃是叫:小冷。叫老大的时候,乃是叫:云公子……
 
    这亲疏之别,简直是无法更明显。
 
    看着老大生闷气,我突然感觉好爽嘎嘎……
 
    便在这时,有个侍女进来,轻声道:“月姐。”
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全天精准计划-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全天精准计划-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站 » 想不到月姐身世如此可怜从今以后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