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将这混蛋大卸八块

分享到:
“什么事?”云醉月问道。
 
    “是这样……那边太子府的水月寒,水大官人……”侍女咬着嘴唇,有些不敢说的道:“……这个,听说月姐今天居然有雅兴开始喝酒,想要请月姐过去喝一杯……”
 
    云醉月愣了愣,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,有些怔忡,道:“就说我不胜酒力,不过去了。”
 
    “好的。”侍女出去了。
 
    冬天冷那边已经开始皱眉头。
 
    这姓水的……
 
    但看了看云醉月,还是保持自己风度,心道,若是自来一次,本公子就打过去……我和月姐正喝酒喝的爽快,居然来搅局……
 
    又过一会儿。
 
    侍女再次进来:“月姐……”
 
    “又有什么事?”云醉月的眉头更加的紧了。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是万宝楼的傅元山,傅大官人……听说月姐今天开始喝酒……想要……”侍女一脸为难:“……想要请月姐过去喝一杯……”
 
    云醉月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就说我身体不适,不过去了。这边乃是我弟弟,我陪着自己家人在喝酒……帮我解释一下……”
 
    “是。”侍女退了出去。
 
    冬天冷脸色更黑了。
 
    他发现,自己已经给刚刚认下的姐姐惹来了麻烦。
 
    一边,云扬皱皱眉道:“月姐,你今天不该喝酒的,你这么多年没喝酒,一直不喝也就罢了,如今开了戒,以后……难说啊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沉默了一下,随即强笑道:“没事,今天高兴,来来,小冷,姐姐与你再喝一个。”
 
    冬天冷感觉自己心中有些沉沉的,居然也是情不自禁的叹口气,举杯喝下去,心中却是在想,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?
 
    便在这时,外面一个清雅的声音笑道:“醉月姑娘既然不肯过去,但,醉月姑娘这么多年第一次喝酒,水某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,不请自来,就在这里敬醉月姑娘一杯,不知道醉月姑娘给不给这个面子?”
 
    话音刚落,一个面如冠玉的中年人,气质潇洒悠闲,居然自己推开门,走了进来,手中,居然还端着一杯酒。
 
    云扬默不作声。
 
    冬天冷太阳穴上的青筋已经开始崩崩的跳动,显然就要遏制不住。
 
    这人刚进来,就看到房中两人,不由有些诧异,道:“原来是冬公子……这位是……云侯家里的……云小侯爷?”
 
    云扬点点头,并不说话。
 
    冬天冷更是神色有些不善。
 
    这人正是那水月寒,大笑一声,道:“我道是谁如此有面子,原来是冬公子在此。”
 
    云扬与冬天冷在这里,而且,冬天冷又是坐在主宾位,那么,自然是冬天冷为首……不管是以江湖地位还是家族势力……都是冬天冷显然是高出一筹的……
 
    冬天冷刚要发作,突然外面又是一声笑,有人说道:“醉月姑娘今日如此有雅兴,傅某也来凑个热闹,前段时间对不住醉月姑娘,这杯乃是赔罪酒,还请醉月姑娘务必要赏个脸面……”
 
    随着说话,另一个人也踏步走了进来,手上,居然也端着一杯酒。
 
    这人身材魁梧,龙行虎步,气势十足。
 
    云醉月站了起来,微笑道:“两位大人真是让我为难呢……醉月可真是不胜酒力……再说……两位这么一起来……醉月的酒量,怎么受得了……”
 
    水月寒大笑道:“醉月姑娘自然海量,一杯酒,岂在话下?再说……水某今日过来,若是醉月姑娘连这一杯酒的脸也不赏……那……水某可真是颜面扫地呢……”
 
    那傅元山微笑道:“水兄说的不错,醉月姑娘既然今日高兴,我等理应祝贺嘛……还希望醉月姑娘给个面子。”
 
    他淡淡的笑了笑,道:“还有,冬公子也在这里作证……呵呵,醉月姑娘既然能够一直陪冬公子喝酒,那么,想必傅某这区区一杯,还是该有的。”
 
    那边,冬天冷终于忍不住,忽的一声站了起来,撇着嘴道:“哟,怎么地?人家不愿意喝酒,还能来逼着喝的?”
 
    云醉月焦急阻止道:“小弟!”
 
    阻拦了冬天冷,面对水月寒与傅元山微笑道:“两位大官人往日对醉月照顾不少,这一杯酒,醉月自然是要喝的。呵呵,冬公子有些喝多了,两位与冬公子都是老朋友,想必不会生气的。”
 
    说着,就去接水月寒手中的酒杯。
 
    “慢!”冬天冷一声喝,红着脸站了起来:“月姐,不要喝!这两个混蛋算是什么东西,居然敢来逼迫你喝酒……我非……”
 
    云醉月娇喝一声:“冬公子!”
 
    转身不断对他打眼色,道:“这是我们青云坊的事,冬公子既然不胜酒力,还是早些回去吧。”
 
    那边,水月寒和傅元山同时脸色一沉,看了冬天冷一眼。两人心中都觉得奇怪。
 
    这冬天冷这段时间里,也经常来青云坊。
 
    虽然与自己两人没什么交情,但是,却也没什么矛盾啊。
 
    怎么今天却是这样子?
 
    还有,云醉月对冬天冷的回护大家都看的出来,显然,云醉月非常不愿意冬天冷掺和到这件事里面来。
 
    分明是处处为冬天冷开解……
 
    那边,冬天冷已经呼呼喘气;云醉月不断地维护自己,冬天冷又不是傻子,怎么能听不出来?
 
    刚才说了,有什么事情自己扛着。
 
    有什么麻烦自己解决。
 
    如今,因为自己与云醉月喝酒,为刚认的姐姐惹来了麻烦,却是这刚认的姐姐处处维护自己,为了这刚认的弟弟不惜委屈自己……
 
    这让冬天冷如何能忍受。
 
    “我没喝醉!”冬天冷大步走了出来,不顾云醉月的焦急阻拦,直接拦在了云醉月身前,看着水月寒与傅关山,冷笑道:“这酒,不喝!你们两个人,若是识相,从哪里来,就回哪里去!不要惹得本少爷不高兴!”
 
    水月寒皱眉疑惑道:“冬公子,今天这是?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一腔火气早已经按耐不住,见这两人居然还不走,顿时火冒三丈,破口大骂道:“冬公子也是你叫的?我他么跟你很熟么?你他么算是什么东西?居然在老子面前,逼老子的姐姐喝酒?真真是狗胆包天!他么的,给什么太子做了几天奴才,难道还觉得自己身份高贵了不成?我他么让你出去你他么居然还在这挺着?麻痹老子给你脸了是吧?!”
 
    这一顿大骂,真是毫不留情,难听的到了极点。
 
    水月寒一张温文尔雅的脸刹那间就成了紫茄子一般的颜色,气的呼呼喘气,目瞪如铃。
 
    “还有你!”冬天冷一转头看着傅元山,一巴掌就将傅元山手中的酒杯打翻在地,酒水洒了一地,乾指骂道:“你丫区区一个掌柜,赚了俩糟钱没处花了是吧?他么的跑到这里来触老子的霉头?老子在这里喝酒,你他么居然敢闯进来?卧槽你咋这么牛逼呢?还瞪眼?你再瞪一个我看看?长了眼珠子不认人,你他么长眼珠子是撒尿用的吧?信不信老子给你抠了?还不快滚,等老子请你喝酒啊?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!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有俩糟钱就要上天了?滚!”
 
    这两顿大骂,简直是奇峰突起!而且是流利之极!
------------
 
第九十二章 闹大了!
 
    这一顿骂真是惊天动地日月无光。措辞之难听,骂的那个肆无忌惮,每一个听到的人都感觉:若是我当众这么被羞辱,杀人的心都有!
 
    这么指着鼻子破口大骂……这是谁啊这么嚣张?!
 
    整个青云坊都安静了下来。
 
    这一刻,落针可闻。
 
    都知道这里出了事情,一个个探头探脑的向着这边走过来。
 
    “咋回事?”
 
    “不知道。据说是一个大家族的公子在骂人。”
 
    “骂谁?”
 
    “据说是太子府的人和那位万宝楼的大掌柜……”
 
    “哦哦哦,打起来没?”
 
    “让一下,我进去看看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水月寒与傅元山气得浑身发抖。
 
    两眼如欲喷火,呼哧呼哧的喘气,死死的看着冬天冷,心中只有一个想法:将这混蛋大卸八块!
 
    同时,心中也是有一股强烈的疑惑:这到底是咋回事?
 
    这家伙怎么突然发了疯?
 
    “冬公子……”云醉月一脸难色:“息怒,这件事,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……再说,你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大动肝火呢?”
 
    冬天冷哼了一声,道:“月姐你别管,既然你叫我一声弟弟,无论如何,谁也别想在我面前勉强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!”
 
    云醉月苦笑:“可是……”
 
    “没有什么可是!”冬天冷霸道的一挥手,道:“这些人天天就是惯的,我不说话,他们倒是认为自己脸很大了……今天就要让他们知道,有些事情,是不可以做,有些人是不可以欺负的!”
 
    “冬公子!”水月寒面色如铁,眼神锐利:“水某敬你乃是冬氏家族的人,还请你说话,稍稍的放尊重一些!”
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全天精准计划-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全天精准计划-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站 » 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将这混蛋大卸八块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