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来彼此笑一笑化干戈为玉帛

分享到:
这事儿可闹大了。
 
    出了人命啊。
 
    先前……谁能想得到过来敬一杯酒,最后的结果居然是死了三个人?连夏冰川这位公子哥儿也差点变成了一只耳……
 
    这简直是做梦都想不到的。
 
    云扬站在桌子上,大声道:“本公子自我介绍一下,本公子乃是天唐云侯之子,云扬是也……”
 
   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,显然是吓到了,却还是白着脸,鼓着勇气说道:“各位,能不能……听我一句劝?这里,毕竟是天唐城内,天子脚下……”
 
    “闹出这等事情……”云扬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以后……大家还怎么在一起愉快地玩耍啊?……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------------
 
第九十三章 皆大欢喜?
 
    愉快的玩耍?
 
    众人的眼睛看着地上三具鲜血淋漓的尸体,人人都是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 
    三条人命摆在这里。
 
    还愉快地玩耍?你是多大的心啊……
 
    但是现在,冬天冷,春晚风,夏冰川,甚至是包括水月寒,傅元山……都知道,事情闹大了!
 
    这下子,是真的不好收拾了。
 
    冬天冷等人还是比较单纯,闹大了就闹大了,反正,我身后有我的家族给我擦屁股……
 
    但水月寒和傅元山则是脑袋里面一头浆糊。
 
    怎么会……突然就闹得这么大呢?
 
    我们只是逼迫云醉月而已啊……我们还有更进一步的手段,我们还有更加详尽的计划……
 
    我们还没真正开始啊……
 
    现在闹成这样子,可咋整?
 
    一时间都是呆愣愣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这个云家公子。当然,两人都没忘了注意一下,这位云公子……修为很低啊。
 
    只有不到三重山?或许也就是三重山?小虾米一个!
 
    “其实我真的是不明白。”云扬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我觉得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……刚才我还准备看热闹呢,结果一眨眼你们就闹出人命……至于吗?至于这样吗?”
 
    夏冰川耳朵上被穿了一个洞,鲜血哒哒滴,心情烦躁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想说啥?能不能痛快些?”
 
    云扬制止了冬天冷的发作,很是真诚的说道:“其实这件事,本来轮不到我说话,但是事已至此,我们总要解决吧……所以,小弟厚颜,来当个和事老,当然,若是各位公子和水大人以及傅掌柜觉得在下不够资格,在下也就退下就是。”
 
    几个人每个人都不希望这件事再闹下去。
 
    水月寒与傅关山乃是另有重任,怎么会放任更加严重?而春晚风和夏冰川等人更加觉得自己乃是占了便宜:对方死了三个,自己这边只是受点伤而已……自然,也就想见好就收了。
 
    云扬这么一说,虽然众人脸上都有一种“你算个毛线”这样的不屑,但,却都没有说话,默认了云扬这“和事老”的身份。
 
    “这事儿很平常。”和事老云扬公子语重心长:“其实就是意气之争,在这里我不得不说一下水大人和傅掌柜……人家一个女子,不喜喝酒,你说你们俩两个大老爷们非得敬酒……这这……算了不说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人家云姑娘乃是与自己刚刚认下的兄弟,喝一杯酒,等于家人共饮,你说你们吃什么飞醋?真是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摇头,叹息:“不过冬公子你这脾气也真是火爆,直接就这么跳了起来,这这这……怎能如此冲动?你这样一来,你姐姐也难啊,以后在这天唐城……讨生活怎么办?你总不能天天在这里……所以说,做什么事情之前,考虑不周到啊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一脸惭愧:“月姐,是我不对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强笑道:“弟弟的麻烦,对于姐姐来说,永远都不是麻烦的。”
 
    冬天冷心中更加惭愧,长长叹气。
 
    春晚风和夏冰川都是一脸诧异的看着冬天冷:这贱货今天咋地了?被人说了一句居然就认错了……
 
    卧槽……这……这是冬天冷么?
 
    “而水大人与傅掌柜来逼迫人家刚认的姐姐喝酒……”云扬语重心长,推心置腹:“说实话……若是我,我也很难忍受……这,太打脸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于是乎吵了几句,演变成三条人命……这……”云扬一脸无语:“说实话我都没看清楚,这三个人是怎么死的……”
 
    其他人包括场中修为最高的水月寒也是点头,是啊,这三人是怎么死的?我咋没看到?刚才……有这么混乱吗?
 
    “但事情出了就要解决啊。以各位的身份地位来说,若是还要等官府裁决……这,有些掉价了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这句话真是说到了众人心里。
 
    官府裁决,大家就都进去了……这怎么行?
 
    “而且也会严重影响青云坊的口碑……官府插手,就算不关门,冲着这三条人命,歇业几个月,也是肯定的。”云扬叹口气。
 
    大家更是连连点头。
 
    冬天冷点头乃是:我不能连累的我刚认下的姐姐就没了生意,赚不到钱啊。人家刚认了自己当弟弟,接着自己这个弟弟就将姐姐好几年日进斗金的店面搞黄了……
 
    以后谁敢和冬天冷结交啊?我他么是叫冬天冷,但我不是叫丧门星啊……
 
    而水月寒和傅关山点头乃是:我们在青云坊还有任务呢……若是关门了,我们怎么完成任务?
 
    “所以我认为……大家不如就这么算了吧。”云扬高姿态的说道。
 
    水月寒和傅关山都是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。
 
    我们这边死了三个人呢……就这么算了?
 
    “那不行啊!”夏冰川咬着牙,拧着脖子:“我的耳朵还被人打了一个洞呢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怒道:“你耳朵上打了一个洞,又不是小肚子下面被打了一个洞……你叫唤个屁!”
 
    夏冰川大怒:“冬天冷你说话还有良心不?我这可是因为帮你……”
 
    “两位,两位,听我一言。”
 
    云扬急忙圆场:“我的意思似乎……这样处理,你们姑且一听,行不行?”
 
    “死去的三个人,那个,这件事情毕竟是冬天冷公子这边算是个由头……咳咳,我也不知道咋说了,反正人家的人都死了,肯定吃亏了,冬公子这边高姿态一些,也是应该的,冬公子,你认为呢?”
 
    冬天冷对于云扬的话自然无限赞同,而且也相信云扬坚决不会站在别人那边,很爽快地点头,道:“高姿态,没问题!”
 
    这句话将水月寒和傅关山气了个倒仰!
 
    你们杀了我们的人,你们还高姿态……
 
    “这样!”云扬道:“死去的三个人,冬公子出点钱吧,每人十万两银子!厚加抚恤,交给家人。怎么样?”
 
    冬天冷翻了个白眼,道:“哼哼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转头,问水月寒:“水大人的意思……成不成?”
 
    水月寒咬着牙,良久,道:“只要冬公子拿得出来,我这两人没话说!”
 
    “那,傅掌柜的意思呢?”云扬转头问傅关山。
 
    傅关山气得肚子一鼓一鼓的,却也不敢耽误大事:“我也没意见。”
 
    “嗯,这不就好说了……”云扬道:“至于夏公子这边受伤,也有冬天冷公子复杂赔偿十万两,并且疗伤如何?”
 
    夏冰川哼了一声,道:“我这边就算了!”
 
    云扬咳嗽一声,道:“对,你们兄弟之间自己商量吧,呵呵……大家看,这样是不是皆大欢喜?”
 
    “皆大欢喜……”水月寒和傅关山念叨着这四个字,均是感觉……这,能叫皆大欢喜?
 
    我们吃了一肚子气,还死了三个人……你们与我们皆大欢喜?
 
    这简直是……简直了!
 
    “赶紧收拾收拾!”
 
    云扬开始指挥:“等会还要喝酒呢……别耽误了做买卖……来来来,大家来彼此笑一笑,化干戈为玉帛,从此天唐城内,再添一桩佳话……”
 
    彼此笑一笑,化干戈为玉帛……这是不可能的了。
 
    水月寒傅关山等人脸面无光,拿了银子,就气冲冲的走了。
 
    冬天冷这边也是讪讪的,感觉自己给新认得姐姐惹了天大麻烦,也要告辞。
 
    云醉月努力留住:“弟弟那里话来!”
 
    冬天冷非要留下百万两银票赔偿青云坊损失,云醉月坚辞不受,两人推来推去,云醉月终于眼眶一红:“你难道看不起姐姐?你为了姐姐出头,差点惹下杀身之祸,难道姐姐还要收你的银子?罢了罢了,你若真的要给,姐姐就收下,只是,从此以后,再也不要叫我姐姐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虽然脾气混账,却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。
 
    赶忙的就将银票揣进怀里:“月姐……是小弟错了……”
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全天精准计划-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全天精准计划-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站 » 大家来彼此笑一笑化干戈为玉帛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