却是巧到了极点正好在五脏六腑的空隙之中穿过

分享到:
 “哼!”
 
    云醉月道:“既然知道错了,以后可别这样了。今日姐姐摆宴,谢谢弟弟和两位公子。”
 
    云扬道:“既然没事儿,我也走了……”
 
    云醉月道:“今日多亏了云公子,云公子怎么能走?不如给我陪陪客人啊。”
 
    云扬哈哈一笑:“我家里有事情,再说,刚才月姐也没说谢谢我啊……”
 
    “那是当然要谢的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微笑。
 
    “其实若是谢我,倒不如给我些银子。这段时间,家里拮据……”云扬挠挠头,偷偷使个眼色。
 
    云醉月心领神会:“这自然没问题。”
 
    云扬坚持要走,云醉月苦苦挽留,但没有留住,于是追出门来,拿了一张银票,足足五万两:“云公子,今天多亏了你,这是我的一点谢意,请您务必收下。”
 
    云扬坚辞不受,但云醉月说着说着就快哭了。最终,云扬拿着五万两银子走了。
 
    这件事,在众目睽睽之下,有不少人羡慕之极!
 
    看人家云公子,逛一趟青楼不仅一分钱没花,居然还赚了五万两银子。
 
    但落在有心人眼中却是:云扬出了大力气,却没有留下吃饭。拿了银子走了……而且银子不少。
 
    而冬天冷等人则是在青云坊,云醉月招待……
 
    这其中亲疏之别……说是明显,也不怎么明显,说是不明显,却也很明显。
 
    扑朔迷离之极!
 
    而这件事从头至尾,似乎都没有云扬什么事情……这只是一个和事老而已,若是云扬真的是那啥……那么,怎么会在这么紧要的关头出来劝解?
 
    看着云扬的背影潇洒远去,暗中有不少人都在心里沉思。
 
    不过,那冬天冷和春夏两个公子……
 
    哼……这青云坊,不会是春夏秋冬四大家族的吧?这,这要调查调查啊……
 
    才不信刚刚见面就认了姐弟……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咳咳,我就不告诉你们为什么就这么算了……
------------
 
第九十四章 夺命一刀何处来!
 
    青云坊的事情一出,云扬基本上是将自己的嫌疑摘得干干净净。
 
    而且,一个无边的大麻烦,从此跟上了冬天冷和春夏两个世家公子。
 
    这件事情,云扬感觉自己做得还是天衣无缝。尤其是,在云醉月的配合之下……更加是无懈可击。
 
    自始至终,云扬云公子……两边都得感激他啊!
 
    若不是他,今天可真是闹大了啊……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夜幕中。
 
    云扬走在路上,心情舒畅。
 
    口中念叨着几个名字。
 
    “水月寒,傅关山;公鸭嗓子,米掌柜……”云扬心中哼着:“而水月寒,与那韩无非交好……”
 
    四季楼,或许你们的计策乃是天衣无缝,天罗地网落下来。
 
    但是,老子现在已经是金蝉出壳,剩下的,就是你们与四大家族干吧;更何况,你们还有这么多人,暴露在我面前……
 
    要如何利用这个机会?
 
    云扬一边走,一边皱着眉头考虑,用哪一方面的力量好呢?
 
    前面,就是云府。
 
    云扬这一次孤身出来,乃是为了自己的计划;毕竟,自己和冬天冷都没有带护卫,直接让冬大纨绔亲身出手才够分量。
 
    若是带了老梅,或者方墨非的话,遇到这种事,必然是护卫先出手,那么……事儿就变味了。
 
    云扬正在沉思,蓦然,一股危机感突然间从心中升起!
 
    一股锐利的杀气,从身后猛然出现;在这灯火阑珊的街道上,向着自己的后心猛然间刺来!
 
    这一次刺杀,简直是毫无预兆!
 
    而且近在咫尺!
 
    云扬刹那间只感觉浑身汗毛倒竖,一股死意,猛然升起;他拼命地将身子扭了扭,心念一转,云雾诀全力运行,胸腔的位置刚刚开始转化云雾……
 
    噗!
 
    一道闪亮的刀尖,已经从云扬右胸透了出来。
 
    云扬怒吼一声,身子闪电般往前冲出十七丈,在空中,拼命地扭转身子,后背轰的一声直接撞在云府大门上,神智已经几乎模糊。随着他急速前冲,那刀尖从他的胸前被生生抽出。
 
    云府中,方墨非的怒喝声响起:“谁!”
 
    刷刷……方墨非与老梅几乎是同时出现在墙头。
 
    身后,一个虚幻的影子正要往前补上一刀,但方墨非与老梅已经惊叫一声冲了过来:“公子!”
 
    那虚幻影子晃了晃,冷哼一声:“算你命大!”
 
    声音很低。
 
    云扬在剧痛之中,拼命地睁大眼睛,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正转身离去;只走出一步,身子就完全融化在夜幕之中!
 
    云扬最后的清醒神智只有一种感觉:这背影……似乎,有些熟悉……
 
    然后,无边的黑暗就涌上来,一口血喷出来,晕了过去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云扬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在自己房中。两股精纯的元气,一前一后,不停地灌注入自己体内……
 
    那是方墨非与老梅,正在用玄气为自己疗伤。
 
    感觉着口中,隐隐有药物的味道。
 
    云扬缓缓睁开眼睛,呼出一口气,虚弱的说道:“现在是什么时候?”
 
    “马上五更天了……”老梅满头是汗,脸色发白,显然玄气已经透支,道;“公子不要说话,先疗伤要紧。”
 
    背后,方墨非的声音就有些轻松;口气凝重,道:“公子这一次真是侥幸……这乃是贯通伤,从后背,直接穿透前胸……不过,却是巧到了极点,正好在五脏六腑的空隙之中穿过……否则……这一次,可真是……”
 
    老梅脸上也有了笑容:“不错,这是公子命大……不过这该死的刺客这一刀也真是太巧了……正好从五脏六腑空隙穿透……真是……”
 
    两人发现云扬的时候,几乎吓得神魂出窍。
 
    前胸后背透明窟窿,鲜血咕嘟咕嘟的往外流。
 
    这完全就是必死之伤。
 
    哪知道检查之后,五脏六腑居然没有任何损伤,两人都觉得这真是神仙保佑了。
 
    这种事……在整个天玄大陆,千百年也未必能出现一次!太奇幻了!
 
    甚至,两人都不知道,这种从后背到前胸的五脏六腑居然还有缝隙……
 
    云扬心中一动,幸亏自己的功法已经到了三层,可以瞬间将胸腔化作虚无,所以才躲过了这必杀一击。
 
    否则,这一次真是死定了!
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全天精准计划-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全天精准计划-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站 » 却是巧到了极点正好在五脏六腑的空隙之中穿过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