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元帅几乎要有一种喜极而泣的激动

分享到:
 
    脸色突然间变得一片煞白!
 
    方墨非一直在看着他的脸色。
 
    顿时猛然间精神一震:“公子,想起来了?”
 
   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这个人,有些奇怪……我也不能确定……”
 
    方墨非目**光:“是谁?”
 
    云扬迟疑的想了半天,终于摇摇头,道:“等我确定了,我再跟你说。”
 
    方墨非一阵懵。
 
    看云扬的表情,他分明已经找到了这个人,但为什么不愿意说呢?
 
    云扬的确已经知道了这个背影是谁。但正因为知道,确定了,他才感觉到一阵匪夷所思!
 
    怎么可能是他?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一记耳光!
 
    一声巨响!
 
    一个毫无反抗力的身体,从地上被打飞,七八颗牙齿,喷出嘴来,半边牙床,也几乎被打掉!
 
    然后,自己冲上去,拳打脚踢……
 
    大内皇宫,那位负责采购的……上一次在玉庄看到的那位……
 
    吴公公!
 
    喜欢男色的吴公公!
 
    被自己一巴掌几乎抽死的吴公公!
 
    云扬刹那间只感觉世界几乎被颠覆。这样一个强者,有没有可能被自己一巴掌打的那样?
 
    而且被自己当众羞辱,毫不还手?
 
    当时自己走出玉庄,就把他忘记了!这样一个怂货,而且,没有半点武力的太监……记住干什么?
 
    但现在……那个在夜雾之中逐渐消散的背影,居然与当时被自己打的狗一样的背影重合了!
 
    云扬慎重的重新验证,从各个方向,开始与那个背影比较。
 
    最终……
 
    云扬仰天一声长叹:“我果然还是小觑了天下英雄!”
 
    “我果然还是小看了一个人忍辱负重的时候,需要什么样的表现!”
 
    “我果然还是大意了!”
 
    方墨非一头雾水的说道:“公子,你说的是?”
 
    云扬脸上露出一丝温文的微笑:“我说的是……我这一次,受伤一点都不冤!哪怕这一次真的被人刺杀身亡了……但是这个人出手,我也是死的应该!没有半点冤枉!”
 
    “小看了敌人,本就是致死之道!”
 
    云扬轻轻地舒了一口气,喃喃道:“从今天起,我再也不会小看任何天下人!”
 
    “任何人!”
 
    云扬加重口气,一字一字的说出最后三个字。
 
    方墨非心中疑惑。
 
    公子为什么说这句话?
 
    他感觉到,自己自从跟随了云扬以来,一直跟在云扬身边,却依然感觉云扬就像是疑团迷雾!
 
    根本看不清楚。
 
    也根本接近不了。
 
    而且,云扬手上应该有庞大的势力,但却始终隐藏着,任何人都看不到!
 
    云扬也从来不会小瞧任何敌人!
 
    云扬从来都是步步为营,深谋远虑,有时候,绝对可以用“老谋深算”来形容。
 
    今天,云扬这一句自省的话,让方墨非也是为之骇然。
 
    是的,以云扬现在的心智,现在的步步为营,现在的翻云覆雨的手段,在自己看来谨慎到了极点的人……还需要自省!
 
    方墨非突然感觉……以自己的脾气,闯荡江湖这么多年居然还能活着……这他么实在是老天眷顾,天大的运气啊……
 
    云扬一坐就是一天,没有出门。各种疗伤的药物都用了,绿绿不断的提供生命源气,云扬也都用了。
 
    一直到了晚上,才终于算是恢复了一半。
 
    但他立即又躺下了。
 
    “不管谁来,就说我遭人刺杀,卧病在床,不能见客。”
 
    云扬这道命令,让方墨非和老梅都是一头雾水。你该躺着的时候不躺着,起来活动走来自耦去……
 
    如今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,却又立即躺下了……这什么道理?
 
    当天晚上。
 
    云扬手握九天之令,一道命令,无声无息的传了出去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秋剑寒老元帅这几天一直感觉脸面无光,自己家里居然能出这等事!实在是丢尽了脸啊……
 
    老元帅连喝茶的时候,都感觉脸上热辣辣的……
 
    这么荒谬的事情,自己家里居然出了……给国之英雄九尊的遗孀,强行做媒?这简直是……
 
    老元帅长吁短叹。
 
    尤其是这几天,九天之令没有任何消息到来。更让老元帅心中忐忑:那帮家伙不会是生气了?彻底心寒了吧?
 
    连续几天,老元帅都是深夜无眠。将心比心,若是自己……恐怕也不会原谅的啊……
 
    便在这天夜里。
 
    秋剑寒在凉亭下踱来踱去,心事重重……
 
    突然间,又有异动。
 
    “都不要慌乱。”
 
    秋剑寒心中大喜过望。
 
    看着落在自己面前的熟悉的包裹,老元帅几乎要有一种喜极而泣的激动。
 
    而且,这一次的包裹上,也不是之前的样式,而是……活灵活现的画着一朵白云。
 
    这朵白云,让老元帅心中一震!
 
    “九尊之魂,云尊之令!”
 
    普天之下都知道,虽然九尊的老大乃是土尊,但,真正能够号令九尊,全体力行,而且,做出重大决断的人,却是九尊老幺!
 
    云尊!
 
    现在,在秋老元帅面前,就摆着云尊的包裹。也就是说,这里面的东西,是云尊的人送来的。
 
    也可以说……是云尊本人送来的!
 
    秋老元帅抓着包裹,激动地冲进了书房。
 
    “任何人不得打搅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先前青云坊事,乃是敌人阴谋……”云尊的包裹,将事情解释了一遍,然后指出:“……目前嫌疑最重者,太子府水月寒,万宝楼傅元山……”
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全天精准计划-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全天精准计划-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站 » 老元帅几乎要有一种喜极而泣的激动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