牢里待了正整八年结果这家伙刑满释放之后

分享到:
“而这两人,又刚在青云坊有命案……”
 
    老元帅看到这里,顿时眼前就是一亮。
 
    “……军部出手不宜;可令刑部出手,关押刑部拘室,配合询问……走走程序还是必要的。”
 
    这封信到了这里,就是结束了。
 
    但老元帅却是心领神会。
 
    我说我们家怎么可能出那等事,果然是被人陷害,果然是一个阴谋……
 
    对于这些有嫌疑的人,九天之令说的很对。军部若是出手,很容易被看破……但刑部出手,却是正大光明正常手续调查青云坊死亡三人之事。
 
    不过老元帅更期待的是……抓起来之后呢?
 
    第二天早晨。
 
    玉唐帝国刑部干吏出动。
 
    先是找到了青云坊,找云醉月了解情况,然后责令:不准外出,不准失踪,等待刑部传唤!
 
    措辞极是严厉。
 
    然后这些人又去了客栈,客客气气的将冬天冷,春晚风,夏冰川三人请到刑部,配合调查。
 
    然后派人去传唤万宝楼傅元山前去刑部对质。
 
    最后才是派人持了一纸书函,去往太子府,找太子殿下,言道刑部办案,需要太子府客卿水月寒前去刑部一趟。
 
    一切,都是极为正常的手续。
 
    青云坊也的确出了人命案子,虽然说双方已经和解;民不举官不究;但是,天子脚下三条人命的大案,也不是小事。
 
    刑部备个案,做做姿态,也是必须的!
 
    所以水月寒也毫无压力的就去了。
 
    到了刑部,例行公事的问了几句话,水月寒按照事先说好的:“那几个人乃是自己喝多了,不小心摔死了……”
 
    这样鬼都不信的理由,却是不管是三大家族公子,还是万宝楼的掌柜,亦或是太子府客卿的统一说辞。
 
    毕竟,都已经商量好了对策。
 
    然后三方凑在一起,对这个案子集体梳理;冬天冷,春晚风等,与水月寒傅关山在一个大厅里,对这个案子又重新叙述。
 
    这让大家的心更加的放下了。
 
    能让我们这些人凑在一起,还能有啥事儿?就是一个过场而已。
 
    所以大家也都很配合。
 
    完事后,刑部官员很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这个……很抱歉,还不能放各位回去。毕竟,上面还有一道核查的程序要走……还要委屈几位,在刑部住一晚上……”
 
    对这样的结果,几个人也都是早有心理准备。
 
    欣然从命。
 
    “明日一早,各位就能回去了。”刑部官员很是低声下气,显然知道这些人都惹不起:“今晚上委屈一下,刑部也没空余房间,只能去囚室委屈一夜……”
 
    “哼……”
 
    几个人都是心怀宽慰,表面上却是很不爽的样子,一言不发的各自进入了各自的囚室。
 
    这也没啥,只当是度假了……
------------
 
第九十六章 刑部 夜变!
 
    当天晚上,刑部似乎是为了表示歉意,还特意给水月寒和傅关山等送上了酒菜……
 
    “事态发展尽在意料之中,明天就回去了;这件意料之外的变故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……”水月寒和傅关山心下齐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却又深深感觉到不爽:整治青云坊这件事情,貌似是有些不好做啊……
 
    这还没怎么发力呢,就惹得一身骚,更把自己放置到了台面上,以后只怕要改变一下应对策略了……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秋老元帅府上。
 
    “就只把人关一天?”秋剑寒觉得,这里面应该不会这么简单!
 
    云尊令啊!
 
    云尊的人出手,向来是看十步才走一步,那里曾经有过这等轻松的事情?废了这么大的劲儿,通过军部,压住刑部!
 
    通过刑部,用国法大义,压住太子府!压住江湖!压住世家!
 
    动用了国家机器的力量,将一众势力统统压制,然后才将这些人整进去,却就只是令这些人在大牢里呆一个晚上?
 
    这么的轻描淡写,不痛不痒?
 
    “如果到明天早晨还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的话……”秋剑寒老元帅皱着眉头喃喃自语:“……我估计我就得疯……”
 
    “但若是发生什么事情的话……死人应该是不至于的,云尊的布计不会那么肤浅……”秋老元帅冥思苦想:“或者说打草惊蛇?引蛇出洞?引出那些求情的人,进而抓大鱼?”
 
    “但也应该不会啊……这点小事,暗中的大鱼根本就不会动……尤其当前这么强烈的危险气息,谁敢乱动?”
 
    “真是奇怪!”
 
    “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 
    老元帅坐在书房里,如同癔症一般喃喃自语。
 
    这事儿,又不能和人商量。
 
    现在虽然整得声势浩大,但实际上整个玉唐帝国真正知情的人,就只有自己一个人!万一泄露一点消息,后果就是不堪设想……
 
    如此想着想着,秋老元帅觉得自己有种抑郁的感觉,真的快要疯了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转眼已经是夜幕降临。
 
    无边夜色,笼罩大地。
 
    整个天唐城尽归一片安静。
 
    刑部囚房更显肃然。
 
    水月寒身虽在囚室之中,心情却是平静得很,看似盘膝静坐;实则却是吐纳行功,深深的呼气,吸气,规律且气脉悠长。
 
    置此万籁俱静的时候,最适合做的事情莫过于修炼。
 
    尤其这间刑部的牢房周遭,更加清净几分,四周连虫鸣蝉唱都没有。
 
    这份静谧,让水月寒甚至生出了一种“就在这里修炼也不错,效率非常高;以后看看是不是也能找找关系,到这里面来修炼修炼……”的念头。
 
    由此而彼,水月寒不禁想起江湖上一个传说,说到是当年一个江湖高手,因为犯了事儿,被抓起来,罪行虽然不小,却又不是死罪,最终在牢里待了正整八年,结果这家伙刑满释放之后,竟摇身一变,成了震慑一方的绝顶高手!
 
    此事因果看似匪夷所思,实则却也在情理之中,这货真实实力不曾受制,在牢里自然一跃成为所有犯人的老大,每天过活端的是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全无半点烦恼,更加没有什么吃吃喝喝应酬等等琐事……在这样的氛围下,练功反而成为了打发无聊的唯一途径,就这样,八年期间先后突破了好几个阶位,实力暴增……
 
    此君出去之后,犹自时常感叹:八年大狱生涯成就了我不世威名!
 
    监狱,是个好地方啊……
 
    想起这件事的水月寒莫名地笑了笑,喃喃道:“这货……说的倒还真未必是假话啊……这牢狱之灾,若是稍稍使用一些手段,不失为……一个潜心修炼的好去处。”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全天精准计划-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全天精准计划-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站 » 牢里待了正整八年结果这家伙刑满释放之后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